搜索
楼主: hotGANDOM

[心情日志] 【魔罗劫渡】1.20更至第二卷 第十四章其一 又见故人(其一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5 08:24:39 |显示全部楼层
寒潭白鱼1 发表于 2014-12-4 22:27
打斗场面描写不易,加油,更得有点慢了。

多谢寒潭兄意见,我会努力的。更新速度问题必须说声抱歉,前两周学校搞招聘会,要找实习,所以就没肿么更哈。再次感谢寒潭兄捧场。
驰来北马多骄气,歌到南风尽死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3901
性别
保密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9-30
精华
0
帖子
2312
积分
6213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1-7-11
UID
30288180
发表于 2014-12-5 14:00:56 |显示全部楼层
管家学业繁忙,码字考博两不误啊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3901
性别
保密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9-30
精华
0
帖子
2312
积分
6213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1-7-11
UID
30288180
发表于 2014-12-5 14:02:42 |显示全部楼层
色影在线 发表于 2014-11-19 21:31
1、及兄长髯==及胸长髯
2、息诉与惊鸿城主==息诉(悉诉或细诉)与惊鸿城主
3、真是吾师也===正是吾师也

5、不值可否=不值可否=不可否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5 15:27:47 |显示全部楼层
猫!猫!猫! 发表于 2014-12-5 14:02
5、不值可否=不值可否=不置可否

这个已经过了哈
驰来北马多骄气,歌到南风尽死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6 09:39:28 |显示全部楼层

第二十四章 惊变

有别于另外两处战场,站在惊鸿别苑西南角的三人,却似乎还没有动手的意思。

“灭化,你就这么甘愿为这种低等民族而战吗?你看。”黑衣人抬手指着荆云,“像他,都是甘愿和入我圣教的人族背叛者,哦,对了,你们明巒的...桀桀桀,那个人也是如此。”

左岸闻言一惊,黑衣人之意,难道沐染尘是...魔族?更令人惊悚讶异的,是竟然连明巒都有魔教的细作?这岂不是应了婉儿数天前的自树海回归后所说之言,明巒不仅有细作,此人还是明巒中位高权重的人。

小左看着身旁的同修,其眼神清澈而坚定。

对啊,为何要质疑我的同修?当日进明巒之时,正是他救了我一命。而选择进入空门修行的他,现在与自己站在同一阵线的他,又怎么可能是魔?即使是,难道魔就不能是正道之人?如果沐染尘是魔,那么他为什么要修行佛法呢?佛魔之隔,犹如万里之遥,二者本就是相斥的,如果身为魔却甘愿修佛,受佛炼之苦,那么,根据佛家所言之“无缘大慈,同体大悲”,魔众岂不是也能成就佛道修成正果?

一种异想天开的想法,在小左脑中乍现,他看着眼前的同修,从其坚毅刚正的眼神中,看不出有丝毫的动摇。他决定相信自己的想法,相信自己的同修。

“我不知道你们有何关系,但沐兄他和你口中的灭化绝无关系,他是明巒圣域静觉无量寺禅宗弟子,他是沐染尘!”左岸坚定地说,他踏前一步,站在沐染尘身前,从袖中抽出两道灵符夹在手上,“至于你所说之明巒细作...看来你是不肯直接告诉我们的,只好...”

“兄长,我已经说过,灭化阐提早就死在天魇了。”沐染尘看了看身前的左岸,迈步踏前与小左并肩而立,并自背后剑鞘中拔出泪痕。

一言兄长,是对过去最后一次的回看,也是和魔道划分界限的道别;一道湛蓝色的秋水剑光,是佛门广度众生的慈悲,也是魔者敢于脱离魔道,以魔炼佛的坚定。

湛蓝色的华灿在黑夜中形成一道亮丽的光华,而在湛蓝之中隐隐约约有一丝金光流转,这肃穆庄严的金色正是明巒佛门不外传之秘-般若无量!

黑衣人盯着沐染尘的眸子缓缓闭上,呼了一口气,“小弟,看来你是来真的啊...原本我也不想做到这一步,可是,这是你逼我的。天魇魔尊的纯魔血统,千百代之后就只有你能完全继承,你既然不愿回归,定要一助这卑微的人族的话,那为兄也只好硬来了...”

小左听到纯魔血统四字,马上疑惑不已,听黑衣人之意,恐怕这血统就是万年前魔尊一脉相传的极其珍贵的血统,但是为何武林上根本就毫无记载呢?

要了解这纯魔血统,必须说一段往事。相传魔族,乃自远古神州大陆初启时便已存在的种族,没人知晓他们到底从何而来,只知道这个族群平日里维持着和人类几乎相同的模样,同时,他们亦可以化成魔身。这个族群里,有四个分支,分别是隳魔、燹魔、魇魔以及最为神秘的天魔。此四者各安其份,虽然偶有摩擦,但总算是相处和睦。万年前,魔族突然出现了一位天才,他不属四族,没人知道其来历。但其以逆天之能、经天纬地之才折服了四族,并促成了魔族的统一,建立了天魇魔城。而据传这位魔族天才之体质正是纯魔之躯,这是一种魔族最原始、最纯净的血统,这种血统也正是修炼魔族之祖不传之秘-“魔鉴皇极”的唯一前提。

因为种种原因,魔族在时代的洪流中渐渐被人遗忘,燹、魇、天三族自封于各自领地。而三甲子前的圣魔大战,魔族遗孤隳魔一脉也几近油尽灯枯,千百年来再次出现的纯魔之躯,正是魔族复兴的契机,因此波旬天劫(黑衣人)才千方百计要沐染尘回归魔族。

“天下众生皆是平等,一花一叶、乃至一禽一畜,都是佛陀化现的本相。我虽身属魔罗,其心向佛也。”沐染尘坚毅地说道。

语毕,沐染尘提元灌入泪痕之中,湛蓝色剑光再次闪起华灿,一股耀眼的金色闪耀其中。此时,波旬天劫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。

忽而,剑光顿挫,沐染尘吐出一泓鲜血,双手颤动不已,嗙的一声,泪痕脱手掉落尘土。

左岸见此异状,马上几点沐染尘身上数处大穴护其心脉,忽见沐染尘脸上出现不知名的咒纹,并渐渐蔓延至全身。

小左怒极而吼,“你对沐大哥做了什么!”

话未完,两道**符箓疾射而出,符箓在半空中虚化而成点点幻火向黑衣人击去。

只见黑衣人双手结印,一道血色红光绕手泛起,身前出现一道暗红法阵,将小左的幻炎咒全数挡下。

“我只是在给他的酒中,下了魔族秘药,促其恢复魔身而已。小朋友,和舍弟一起归属吾族吧,正天一道已经衰亡了吧,哈哈哈”

驰来北马多骄气,歌到南风尽死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3901
性别
保密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9-30
精华
0
帖子
2312
积分
6213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1-7-11
UID
30288180
发表于 2014-12-6 10:25:53 |显示全部楼层
“天下众生皆是平等,一花一叶、乃至一禽一畜,都是佛陀化现的本相。我虽身属魔罗,其心向佛也。”
管家终于更新了呀。我心也向佛,哈哈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6 10:50:23 |显示全部楼层
猫!猫!猫! 发表于 2014-12-6 10:25
“天下众生皆是平等,一花一叶、乃至一禽一畜,都是佛陀化现的本相。我虽身属魔罗,其心向佛也。”
管家终 ...

哈,今天难得有空嘛。婉儿是佛教徒?
驰来北马多骄气,歌到南风尽死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6268
性别
保密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2-1
精华
0
帖子
784
积分
7052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4-3
UID
87837239
发表于 2014-12-10 19:51:5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richard1680 于 2014-12-10 19:59 编辑

妖术师篇


坊间传说,有着这么一群人,在繁华的闹市的小街巷弄中穿梭,用他们的精湛骗术,在阴暗的世界里游刃有余地自由玩弄城市中操纵里世界的黑暗势力。不知道从何时起,传说渐传,他们是自黑暗回归,从地狱而回的暗之眷属。人的生命、尊严、信仰,都沦为这帮人手中的玩物,尽管几乎没人见过这一群人的真面目,但人们慢慢将他们敬而远之,大家都将他们称之为“妖术师”,蛊惑人心玩弄人性的妖术师。

(一)来自黑暗
正值严冬,神州大地上被铺上了一层丰厚的皑皑白雪。

南武林名镇芙蓉雪港,又迎来了新一年的冬季,这座贯通神州大地的的贸易商港,因为其重要的地理位置及商业地位,成为南武林一处繁荣至极之所在。

是日,雪港正东方的芙蓉雪道上,一大一小的两道脚印缓缓在道上留下足迹,继而又被漫天飞雪掩埋痕迹。

仔细看去,其较大者,陷雪甚深,显而易见的是足下用力十分;而较小者,则轻盈飘忽。

道上之来人,是一名白髯及胸、手持古旧长烟斗的老者以及一名扎着双马尾、蹦蹦跳跳的可爱少女。

“爷爷,这么寒冷的天,我们长途跋涉的来此,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啊?人家好饿啊。”少女向爷爷撒娇道。

“咳咳,小白。”老者从包裹着拿出一只鸡腿,“拿去吃,乖乖的跟爷爷走就对了,我们也快到了。”

老者把鸡腿递给小孙女,然后指了指前方茫茫雪景中若隐若现的一座城镇,小女孩接过鸡腿啃了起来。有了鸡腿,也不管老者之所指,便自顾自的享受美味。

老者暗暗叹了一口气,便继续向芙蓉雪港缓步而去。
***
芙蓉雪港,南武林一处商埠重镇,之所以其名字中有雪之一字,实乃因为雪港四季若冬,尽管在酷暑夏季,也依旧雪封百里,银白遍地。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,在冬季,此处会盛开一种雪芙蓉花,花色粉白,香味远飘却甚为清雅不显庸俗。因此而得名芙蓉雪港。

爷孙二人缓步而至,踏入镇里之刻,少女为眼前满目的银彩而欣喜不已,也许每个少女的心中,都曾渴望自己成为银白纯净世界的公主殿下吧。


二人踏在港镇路上,行人匆匆,众多纤夫挑着扁担,推着斗车络绎不绝地进货出货,城镇的主干道两旁,是形形色色的商铺,不时传来店老板和熟客们的闲话家常以及商人与顾客的讨价还价。

老人对眼前的繁华视若无睹,也不顾因好奇而左顾右盼的小孙女,楞的扯着孙女转入一条阴冷狭窄的暗巷子里。


“干嘛啦,爷爷,那边有好吃的糖葫芦啊”少女嘘着白气嘟着嘴囔囔道。

“乖乖,跟爷爷来,有戏法看哦。”老人依旧拖着孙女的手,拉着她向巷子的深处走去。

阳光渐渐被建筑物遮隔于外,深巷中变得越来越暗。当最后一抹阳光没入黑暗之中,老人停下了脚步,少女看了看周围的黑暗,拖着老人的手越加用力,似乎这种黑暗,对一个6岁少女而言,还是太过恐怖了些。

突然,二人身前数点碧绿鬼火点起,悠悠绿光之中,却见一座破旧酒馆。老人迈步走了进去,少女紧紧跟随其后,紧握的手,预示着其对这个**世界的恐惧。

“呐,爷爷,我们走吧,这里幽幽森森的,哪有戏法可看啊?”少女颤抖着声音说道。

“你总算来了...”一股阴森宛如自黄泉归来般的声音缓缓自店深处飘来。

“哦,来了,这次,又有什么奇闻轶事呢?”老人竟然似是回应那道阴森声线,悠悠地说道。





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13 00:08:09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hotGANDOM 于 2014-12-13 10:43 编辑

第二十五章 绝望

暗黑的魔纹蔓延全身,似乎在宣告着魔者抑压已久的真身即将再现尘寰,难道皈依佛门心怀众生的心,就抵不过天赋异禀的血脉?



沐染尘的心里,泛起阵阵的波澜。不欲,再也不欲回归魔身,明明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将其纯魔之血压抑住,明明已经潜心遁入空门、修行慈悲大道,为何上苍造化弄人,要将其努力全数毁去呢?不甘,难道是己心坚定不够,方才抵不过那代表魔族荣光的纯魔血统?恨,为何自己生为魔身,为何偏偏秘传的异禀血脉就要存在吾身?如果重新为魔,那泪痕上沾染的血腥,到底,又是为了什么?


沐染尘心血一冲,又是吐出一泓朱红,血液中一阵异力涌动,全身忽地闪起一道庄严金光,重伤之下,竟然似是引动了体内佛力的抵抗,不过修行不深,金光霎地在一瞬间变得暗淡起来。


“看来是佛门之力抵御了一下啊,不过无妨。”波旬天劫看到沐染尘身上异状之时愣了一下,继而说道,“小兄弟,你意下如何啊,跟我的小弟一起归顺吾族吧。”


左岸看着身旁同修,再看看另外两处战场,一股怒气瞬间爆发,“开什么玩笑! 司空城主也好,沐大哥也好,我都会把他们安然救回明巒!”


语毕,旋手纳袖,取出两张符箓,足下一点,身形一闪,手中符箓疾射而出,随即符箓化为两道闪光直取黑衣人咽喉。


只见波旬天劫不避不躲,手中之印再结,一股异力顿时自其身上喷涌而出,手印四周,血红之气凝成一个三角形。


闪光至黑衣人身前三尺之处,一个红色咒阵自虚空间浮现而出,闪光和血阵触碰瞬间,一阵尖锐的空气摩擦声刺耳而响。


沐染尘挣扎着望向声音来处,瞳孔瞬间收缩,口中咕哝道:“这...这...血巫术.化虚血阵?”未毕,只见左岸身形一定两道符箓再次射出,一红一蓝的两道符箓,凌空化为一道赤炎和一道寒冰,直向黑衣人射去。沐染尘看入眼里,意欲叫小左停手,却发现声音卡在喉咙里,怎样也发不出。


此时,沐染尘身上的金光已经几近消歇,抵抗的浅薄佛力终究抵不过留传万年的异禀血脉,只余苟延残喘的一丝半缕。


赫见赤炎和寒冰击中血红咒阵之刻,阵中图纹流动,一股亘古巨力将四道符箓的力量化消吸纳。但见波旬天劫手印再变,血阵幻化成一道利箭,犹如离弦之矢,夹带风雷之势,向左岸急急射去。


左岸见状,捏着右手早已夹住的一道符箓,真元一提,口中诵曰:


九懴真如上清阙
箴臻无若碧莲台



咒毕,小左手中的符箓散发出闪耀的玄青色华光,光中一道太极图虚空而现,正是正天一道秘传之技-九懴阴阳易!


轰...


一阵巨响过后,但见黑衣人被震退数步,却几无损伤,而左岸却口吐朱红,前胸受创。那个血阵,竟然将小左四道符箓之力转化,并加倍返还!小左毫无留意,意识到之时却业已太迟。


看到同修受创,沐染尘心血翻涌,又是一泓鲜血。过后,一声长啸,声音中,充斥着痛苦,身体的痛,身为魔的心痛,心系同伴安危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痛...
***
东北方的战场,战斗即将来到终章了!


刀剑交织,一道道的剑光刀影,织成了一道光幕,将漆黑如墨的天空染成的一片的银白。紫魄刀锋,疾速势利,刀式竞走风雷劲;儒士雅扇,沉稳优雅,拳势沉若泰山石岩!


慕容霆刀走雄霸,【虎啸四式】最后一招【王者归来】随机上手,刀带雄浑,开山裂地!荆云见状,随即定神以对,一回手一提剑,覆雨剑法终招同时上手,剑走腾挪、轻灵如雨,以灵动一对雄浑巨力!


而同处战场的紫渊君寻和宋岑霄,战况也即将进入结尾,二人身上各有负伤,然都是擦身轻伤,一为拖延时间,一为奥援盟友保护惊鸿城主,二人皆心知,下一招,将是决定胜负的一式。


紫渊君寻纳元入刀,刀锋旋飞间,形成一道紫光虹练直取对手;然宋岑霄却气定神闲,云手一纳,足下一沉,刀式擦肩而过,随即掌切敌手,拿、扣、卸一气呵成,君寻之刀应声而掉。


“我败了。”紫渊君寻留下三字便转身而去...


而同时明巒三人也被鬼物所缠,一时脱不了身。


***
此时,沐染尘的一声长啸,令在场众人都投目看去...
沐染尘失控.jpg


长啸过后,硝烟弥漫的惊鸿别苑,泛起了一丝的安静...或者应该说是死寂...


众人在在不能相信眼前之所见,沐染尘青丝飞散,一脸狂态,一股亘古之压力,虽然在场众人无一不是一等的高手,但也被压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...


狂乱的身姿,迷离的初心,究竟成就魔道的,是那不能更逆的血缘宿命还是不愿接受现实的心?


天际风云搅动,一阵天雷惊动洪荒,靡靡鬼语似自九幽地府破封而来,登时万鬼辟易,朝拜这暌违千年重现尘寰的纯魔之身。


“哈哈哈,吾弟啊,你终于觉醒了!”惊鸿别苑中再次响起波旬天劫宛如来自九幽之下的笑声。


绝望,瞬间充斥着在场众人的心,也许面对波旬天劫,正道众人还能说未必畏惧,可是面对纯魔之体的重现之压力,众人业已难以承受,真的要对战的话,胜算又能有几分?


听天由命,天命,为何似乎在眷顾魔属一方呢?

驰来北马多骄气,歌到南风尽死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13 10:21:1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hotGANDOM 于 2014-12-19 22:53 编辑

第二十六章 黎明

夜的漆黑,好像在映照着正道之无力,是否便宣示着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他们便无法扭转乾坤呢?

一步一步靠近的脚步,是同修相残的残酷,也是命运安排的无奈。小左看着沐染尘逐步逐步靠近自己,心里翻涌起一阵苦涩,说到底,他还是愿意相信眼前的沐大哥能摆脱魔考的,种族是一脉相承永不能变改的,而血脉也是上天造化安排的,但是降生到这个世界之后,要如何活,却是每一个种族都有均等的权利去选择。若要说过去之魔劫,三甲子前的圣魔大战,对人类造成了莫大的伤害,那换个角度去考虑,站在魔族,他们的族群难道就不是在这一场场与人类的大战中牺牲严重吗?如果说人类的性命是珍贵的,而屠戮人间的魔的命是下贱的,那是不是起了分别心呢?观点和角度,自古以来就会因为立场的不同而有所分别,仅此而已。

左岸选择了去相信自己的同修,即使眼前之人依然疯狂,看着逐渐靠近的脚步,他缓缓的说了一句:“回来吧,沐大哥,想想你的本初之心,想想我们在明巒修行之日子,想想当初古渎荒神决的那个晚上你对我们说的有关泪痕的故事!”

沐染尘听到“泪痕”二字,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,行进的脚步,开始缓慢下来,他看着自己的双手,空洞的眼神中,似乎流露出了一丝的挣扎。

“你以为凭你的几句话,就可以唤回他吗?”波旬天劫冷冷道,同时手印再结,血红之气流动渐渐凝成一把血剑。

左岸见状,大喝一声:“宋大哥,能来帮一下忙吗?”

宋怀远闻言随机身形闪动,手中“碧血长风”脱手飞出,只见他剑指一凝一指,碧红长剑凌空疾旋,数道赤色剑气向八方射出,剑气中夹带着凛然正气,将四周的鬼物瞬间逼退。
宋怀远2.jpg

忆忘焉和婉儿向宋怀远点头致意,怀远略一迟疑,他担心着两位同修是否能对付眼前众多鬼物。

“你要相信你的同伴啊。”只见宋岑霄赶来奥援了。

宋怀远看了看东北角的战场,只见荆云被击毙在地,而慕容霆虽然受伤沉重,但也幸好无性命之忧,而惊鸿城主的毒伤也已经被碧辰子暂时逼出,暂时无忧。

怀远点了点头,纵身而往。

波旬天劫血剑直取左岸,逼命一瞬,碧红剑光闪动间,宋怀远业已赶到。二人拳腿交接,神兵交击,战得天地黯然。

眼看同修帮自己争取了些许时间,左岸不顾被波旬天劫所创之伤,纵身冲往直插地上的泪痕,并提元灌入,泪痕登时湛蓝秋色大盛,剑身响起一阵‘叮’的清脆剑吟...

沐染尘又是一阵颤动,缓缓看向蓝光来处,看着剑鸣不已的泪痕,以及一旁因为伤重和耗元过大而倒地的小左,体内竟似凝聚起一股抗力再次抵抗纯魔之血,目中泛起的泪水,似乎在在诉说着泪痕背后的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...

终于,沐染尘慢慢平静了下来,身上的魔纹渐渐褪去,庄严肃穆的金光再次泛起,虽然脸色苍白,显然刚才短短一刻钟的异变,已经让他的体力透支了,但他仍双手合十,跪在地上...

“什么?”见此异状,波旬天劫大吼一声,意欲冲去强行带走沐染尘,一柄碧红长剑却赫然削来,波旬天劫回剑一挡,提元一喝,只见血剑剑身泛起一道血红咒阵,阴煞鬼气缠绕其上,赫然正是血巫术.逆元煞剑!宋怀远虽然已运元一抗,但显然血巫之术更胜一筹,怀远败!

被击开数丈的怀远,吐出一口朱红,喘息不已。

黑衣人正欲给予怀远致命一剑之时,忽见一道清正之剑气横扫而至,挡在宋怀远身前,只见一人玉冠碧袍面如冠玉正气凛然,正是左岸的师傅逆鳞.帝冕弗撄!
逆鳞.jpg

与此同时,天际泛起一丝微光,正是黎明时分的到来!鬼物们瞬间辟易,有些来不及逃往阴处的,被阳光一照,立马消逝于世...

“可恶...小弟,听我说吧,你回明巒,以今日之事,你只会被杀的。”语毕,波旬天劫化作一阵黑影,缓缓消逝...

驰来北马多骄气,歌到南风尽死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19 07:22:06 |显示全部楼层
为即将更新占个楼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6268
性别
保密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2-1
精华
0
帖子
784
积分
7052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4-3
UID
87837239
发表于 2014-12-19 16:54:29 |显示全部楼层
(二)怪组
“臭老头,你都多久没来探望我了。”自黑暗中,数点鬼火燃起,将室内的情况稍稍照亮。酒馆内部,一如外面所见,是一件颇破旧而已只有数丈见方的小店,阴森的声线则伴着一阵缓和的脚步声,自小店深处缓缓而至,渐次清晰。


未及,出现在小白吹风和老人面前的,是一个全身裹着白色破布衣服手持一支木质禅杖,胸前挂着一个木盒,盒子上画了一个不知名的符号。一身行脚修者的装饰,显得和这个阴阴森森的地方格格不入。不过,眼前之人是个只有4尺的侏儒,和小白的身高相比也只是堪堪超过...
妖术师1.jpg
妖术师2.jpg

小白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个侏儒,黑溜溜的眼睛一咕噜又转去看了看她爷爷,忽地噗嗤一笑。


身旁二人听到少女笑声,都转向看了小白一眼。


老人微微皱眉,轻轻问道:“我的好心肝,你在笑什么啊?”


“不怪不怪,来这个地方的人,都不是正常的人,难怪她的。”那个侏儒的声音从之前的阴森恐怖,竟然变得年轻有磁性。


小白闻言不明所谓,便四处张望,凭着点点幽绿鬼火,总算是将这家破旧小店看个完全。店子内部只放了五张桌子,也只有五个人。除了那个侏儒和他们爷孙俩,还有一个身穿暗灰色粗布衣裳的壮汉站在掌柜桌后,擦拭着各种瓶瓶罐罐,而另一个人,则是一个坦胸露乳、身材玲珑浮突、面容姣好不施粉黛的绝代美人。
侑子.jpg

这几个人可以说和这家破旧的店都格格不入,如果说那个壮汉还可以说得过去。那么眼前这个侏儒修行人,和身边的绝代佳人,本就不应该流连于这种破旧阴暗之处。


“呵呵,小姑娘,你干嘛紧紧盯着看奴家的...”也许是察觉到了小白的目光逗留在自己身上,绝代佳人便有意无意的托了一下自己丰满诱人的前胸,娇笑一声,声音娇甜之中带有一丝丝的魅惑。


小白原来还是被这傲人的身材所吸引,在思考着自己长大后,能不能发育出如此诱人的身材,谁知被看穿自己的目光,登时脸上一阵绯红,默默的低头走回老人身旁,紧紧的拉着老人的裤子。


“没见这么久,你的媚术又更胜一筹了啊,连我的小孙女你都不放过了。”老人忽然道。


“呵呵,先生说笑了,你还不是像三年前一样,对我无动于衷吗...”佳人缓缓的走到老者所坐的桌子,坐了下来,右脚轻轻的踏在左脚之上,大开叉的连身旗袍始终掩盖不住佳人白皙嫩滑的玉腿。


“好了,阿侑,我们既然人齐了就开始说正事吧。”掌柜忽然说道。
怪组.jpg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6268
性别
保密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2-1
精华
0
帖子
784
积分
7052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4-3
UID
87837239
发表于 2014-12-19 20:30:53 |显示全部楼层

(三)诡计

瑞雪飘飞的芙蓉雪港,凭借着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,贯通神州大陆的四方,每天往来船只、商人络绎不绝,每每都在宣示着这个雪域港口的繁荣华贵。而谁也没想到,在这个通连神州的商港中,有着一处幽暗的小巷子,里头坐落了一家破旧幽深的小酒馆。

酒馆内的五人,除了小白吹风和她爷爷外,还有那位侏儒修行人阿市、酒馆老板森也,还有的就是那位绝代佳人,流浪歌伶侑子。

“这次又是什么事情...”老者问道,他的语气似乎有些许的疲累。

“嗯,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吊痴诡市?”阿市如此问在场众人,看到在场众人皆眼露不解,便继续说道,“传闻,在芙蓉雪港的繁华商贸之下,有一个神秘的地方,在从事着一些诡秘奇异的交易,这个地方就是吊痴诡市。不过据说这个所在,每隔两年才会打开一次,而最近,那儿正筹备举行一次空前盛大的交易,因而近三个月内,可以畅行无阻。”

“喔...阿市,我们这次的目标,就是这个交易?”侑子半倚着墙壁,裙摆下露出雪白无暇的双腿,不知道从何处,抽出了一支烟斗,放到嘴上轻轻的吸了一口...

“交易物是什么...”掌柜森也问道,手中依旧擦拭着一些个瓶瓶罐罐。

“行刑...对象是赛海瑞.候希明。”阿市的眼色忽然沉了下来。小白听到行刑二字,抓紧爷爷裤子的一双小手,又更加的用力了。老者用布满老茧的手轻轻握住小白的小手,柔声道,“好小白,乖表白,别怕别怕。”

语毕又从包裹里拿出一只鸡腿,给小白吃。小白拿着鸡腿,乖乖的做到距离众人较远的桌子旁,众人讲话也压低了声音。

“侯希明...这可是有名的清官啊,阿市你说的处刑到底是怎样一回事?而且处刑和交易,应该是两回事吧?”老人紧皱着眉头,似乎候希明之名,给他带来甚大的震撼。

说到这个候希明,他其实是芙蓉雪港有名的镇官,在位期间,以其清廉无私爱民,而深受雪港人民和往来商人们的尊敬...现在无端端说他被处刑,实在有点难以令人相信...

“吊痴诡市的规矩,就是只要价钱合理,任何的物品或者事项都可以作为交易的对象,当然包括行刑...”阿市默默道,他的眼内,人们都几乎看不到有任何的感情,却似乎能在其眼中,看到自己内心最深邃的部分...

“大致明了,那你要我来所为何事...”老者问道。

阿市附耳向老者低语数句,老者的眉头紧皱着,神色越来越沉重...

阿市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是很难令人相信,可是这是事实,他是被套上莫须有的罪名的,据说行刑当天,会有...”

酒馆内回荡着阿市的声音,渐渐变得悠远...

使用道具 举报

论坛元老

水月阁*守护晨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10
金钱
13021
性别
星座
处女座
自我介绍
永远格格屋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7-14
精华
1
帖子
13133
积分
2616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1-6-21
UID
20579040

慧眼识珠 七魄三测特别勋章 七魄荣誉勋章

发表于 2014-12-19 21:54:50 |显示全部楼层
只见宋岑霄赶来援了
但也幸好无生命之
宋怀远业已
地上...

世界上最美丽的笑容不是倾人城,不是倾人国,而是倾尽一人心;
世界上最动听的故事不是比翼鸟,不是连理枝,而是白首不相离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19 22:51:29 |显示全部楼层
晨曦阁盟 发表于 2014-12-19 21:54
只见宋岑霄赶来奥援了
但也幸好无生命之豫
宋怀远业已感到

已改。另请教晨曦兄,救援、援助还可以肿么表达啊?我是在某些戏剧上见过用奥援这个词的说。
驰来北马多骄气,歌到南风尽死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5030
性别
保密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8
精华
0
帖子
1100
积分
6130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3-10-24
UID
129104140
发表于 2014-12-20 08:39:45 |显示全部楼层
好勤奋啊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论坛元老

水月阁*守护晨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10
金钱
13021
性别
星座
处女座
自我介绍
永远格格屋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7-14
精华
1
帖子
13133
积分
2616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1-6-21
UID
20579040

慧眼识珠 七魄三测特别勋章 七魄荣誉勋章

发表于 2014-12-20 12:12:11 |显示全部楼层
hotGANDOM 发表于 2014-12-19 22:51
已改。另请教晨曦兄,救援、援助还可以肿么表达啊?我是在某些戏剧上见过用奥援这个词的说。
...

查了这个词,应该是一些特殊用法,这里感觉还是有点怪。
世界上最美丽的笑容不是倾人城,不是倾人国,而是倾尽一人心;
世界上最动听的故事不是比翼鸟,不是连理枝,而是白首不相离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21 10:27:12 |显示全部楼层


第二十七章 重返

九月初十,明巒圣地,元真一脉正天一道修行地忘忧谷。

唔...随着一声疲累的呻吟,小左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耀目的阳光,穿过忘忧谷内古朴的木屋,投射到小左的床前,也许是太久没睁开眼,小左顿时觉得眼睛有些许不适应的刺痛感,于是便半阖双眼,让其适应阳光的耀眼。

“小左?小左...逆鳞师傅,小左他醒来了”床畔传来一声甜美如黄莺歌唱的声音,小左勉力睁眼欲看看,却又被刺眼的阳光所阻止...

“别勉强,先让眼睛适应过来再说吧,你昏睡了这么久,眼睛也难怪会有所不适。”身旁传来另一把声音,却是熟悉的师傅-逆鳞的声音。

听到自己师傅满怀关心的声线,小左心头忽然泛起一股暖意。要知道,小左独自离家前来明巒修行,遇到的都是不认识的人。可是缘分让大家走在一起,古渎荒神决五秀,自己的师傅逆鳞...每一个都是曾经互不相识的陌生人,而现在,大家如果关心他,实在令他倍感温暖。这个动荡不堪的世道,人与人之间还有此等真情,左岸感到了人情的温暖。

“对了,师傅,我睡多久了啊?”小左忽然想起这个问题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,虽然伤也好得差不多了,可是还是觉得全身都有酸痛之感。

“嗯,有个七天了,你昏迷了七天啦,这个小傻瓜天天都来照顾你的说。”逆鳞摸了摸身旁的另一位徒弟的头,“哦,对啦,你的三位朋友都曾经来探望过你。”

听到此处,左岸心中泛起了一丝纠结和一丝担心,逆鳞语意明显是指婉儿三人曾经来探望他,可是,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心上人和自己同修宋怀远...而担心的,则是来的只有三人,那是不是意味着沐染尘的事,已经被明巒高层知道呢?以现在魔祸横行的状况,虽说明巒之人都是修道者,不会毫无理据便开杀戒,可是在社会大环境之下,人魔殊途,况且听黑衣人所说,沐染尘还身负魔族至高血统。如此之身份,难免会被区别对待...

逆鳞似乎看出了左岸的担忧,柔声道,“别担心,沐染尘还没事,他也是昏迷了,听说是佛力逆冲...”

小左听到后,呼出了一口气,轻轻的放心了一下,但忽然想起一事,“师傅,当日救我们的...”

“是我...”逆鳞打断了小左的话语,迈步走过去小左床边,把小左慢慢扶起,这时左岸的眼睛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,已经能正常睁开眼睛,小左看了看阳光透过竹窗射进的光晕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再耸了耸肩、松了松筋骨,然而他的眉头却在渐渐皱紧。

“放心吧,我没说任何事...虽然我是看到了沐染尘的那个状态...可是观你们的处理...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你们自己解决吧。不过要有心理准备,执首他们似乎很重视此事...”逆鳞微微一笑,接着说。

小左看着师傅的笑颜,紧皱的眉头渐渐展开,此事他看到逆鳞旁边站着一个少女,粉衣霓裳,笑靥甜美,小左竟然看着看着就呆住了。

“呵呵,小左,还没向你介绍咧,她是你的师姐-小白吹风。这几天,一直都是她找照顾你的哦。”逆鳞向左岸介绍道。

小白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左岸,眨了眨眼。小左脸上一阵绯红,目光迅速转开,似乎在小白的目光中,看到的是纯真纯粹等等自己这早已忘记的特质...

“来吧,我们出去走走,你刚刚伤愈,也不好整天卧床。”逆鳞扶起小左,缓缓的踏出木屋,他们后面跟着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...

阳光,照在三人身上,似乎格外的暖和。

驰来北马多骄气,歌到南风尽死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25 21:33:50 |显示全部楼层
明天更新,顶起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贡献
0
金钱
8438
性别
威望
0
最后登录
2022-11-27
精华
2
帖子
4251
积分
12699
阅读权限
90
注册时间
2012-7-20
UID
77743173
发表于 2014-12-26 23:00:3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hotGANDOM 于 2014-12-26 23:17 编辑

第二十八章 秘辛

静谧的忘忧谷,一如既往的出尘脱俗,一缕和煦的阳光透过重重山峦,投射入谷内,将忘忧谷裹在一片金灿华光中,平朴的太阳光华虽然金光夺目,却不若奢华珠宝般凡俗。幽幽重峦,古木苍翠,三两雀鸟于古树枝头吱吱啼叫,静听遥远山头,还有声声猿猴啼叫,细细聆听还能听到其流连古树互相嬉戏。

通幽群山,苍绿古树之中,除了进谷的古木栈道外,在重峦叠嶂中还有另一条古老的栈道,从忘忧谷穿过群山直通谷后的一处神秘所在。和进谷时行云踏雾不一样,这条古栈道更显残破,也许途径之处皆是山间通幽之所在,所以遍地潮湿。走在其上,一不小心,便容易摔跤滑倒,而栈道之下,是万丈深谷,失足之险恐怕便是粉身碎骨。

残旧古道上,逆鳞等三人正行走于其上,随着破木栈道穿过群山缺口,踏过葱葱树林,约莫走了两个多时辰,终于走到了一处得见阳光的开阔所在,眼前,有一道瀑布自山巅飞泻而下,小左抬头一看,在阳光的照耀下,似乎竟看不到山顶之所在,他四处张望,四周似是一处山涧,木栈道之下,赫然从可怖吓人的万丈深谷变成了一潭平静无波的池水。而三人所在的栈道,赫然竟是直穿瀑布之内...

小左眉头略皱,耳边响彻着瀑布飞流而下的轰鸣声,他似乎觉得有些什么不自然,可是一下子又说不上来,就在小左疑惑之际,忽闻小白询问。

“师傅,为什么瀑布飞泻入水,湖面却依旧平如明镜、无波无澜呢?”看着师姐无邪的眼神、听着其好奇的语意,小左忽然惊觉,这瀑布从不见顶端的山巅飞流而下,然而湖面却依旧平静无浪,瀑布水流和湖面接触之处,好像有什么异力,自湖内溢出,将水流飞湍而下的万钧之势化消于无,此情此景,甚是神奇。

“我们正一天道有两柄自太古时期,张天师创教便一脉传下的宝剑,不过由于种种缘由,正一天道自祖师之后,便鲜少有人习剑,但每每有弟子练成《正一经道藏》,都会将之带完这个隐秘之处接受剑之试炼,不过千年来也没有人能成功便是了。”逆鳞举目看着飞湍而下的瀑布,神色隐隐有一丝丝的黯然和不甘。

小左和小白皆是第一次听到此等秘辛,再加上眼前“飞瀑入水”之奇景,一时间脑袋中有些许转不过来。

“呵呵,好了,你们跟我来便是了...”逆鳞轻声道。

“师傅...”左岸忽然向已迈步前行的逆鳞喊道,“沐大哥的事。”

逆鳞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小左,“道教执说,此事将会在一个月后执行天鉴...”他叹了一口气,走到小左面前,附耳说道:“刚刚路上听你所说,明巒有细作,此事恐怕当真如此...而且细作还是明巒高层...天鉴之上,这个人一定想对沐染尘有所图谋,甚至杀之,你要想救他,就跟我来吧...小左,你信得过我吗?”

语毕逆鳞转身继续前行,小白看了看二人,耸了耸肩,便跟着师傅而走。小左看着四周群山、足下碧水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坚定的迈出了一步又一步...

三道身影渐渐没入瀑布之中...


驰来北马多骄气,歌到南风尽死声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

手机版|九维网

GMT+8, 2022-12-3 14:50

沪ICP备07016242号-1 BBS Based on Discuz! © 2006-2022 9wee.com

回顶部